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麦盖提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7 10:09:3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麦盖提白癜风医院,吃保健品治疗白癜风有效,朗县白癜风医院,北京白癜风专家,黑龙江白癜风传染么,江苏白癜风传染吗,兴文白癜风医院



本文摘自《人民文摘》2008年第10期,作者王春华,原题为“许世友将军的三段姻缘”。



  儿时曾听人们讲述过这样一则故事:许世友将军平日警惕性很高,时常提防有人谋害他。他不仅有飞檐走壁的神功,还有打枪百发百中的本领。他的办公桌上始终摆着一把子弹上膛的手枪,无论是谁,要是不喊报告进来,随手就是一枪,就这样,光老婆就打死好几个。



  多年后,才弄清,那传说纯属胡编乱造,许将军曾经结过三次婚,三任妻子没有一个是被他用枪打死的。





  那年,结束了少林寺的杂役生涯,许世友回到了生养他的故乡——湖北省麻城县泅水店许家村(今属河南新县),投身到我党领导的农民运动中,担当起革命赋予他的第一职务——马岗六乡农民义勇队大队长兼炮队队长。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母亲见儿子长大成人,该成个家了,就四处托亲拜好友张罗这事。不久,母亲为许世友物色了一位名叫朱锡明的邻村女子,朱锡明比许世友年长4岁,是村里的妇救会会员。许世友是个大孝子,既然母亲看上了这姑娘,他就谨遵母命迎娶朱姑娘。



  1924年春天,许世友将朱锡明娶回了家。婚后,小两口感情甚笃,日子过得和谐美满。



  可是,许世友与朱锡明仅度过3天如蜜的日子,就接到了作战命令,立即告别母亲和新婚的妻子,率部投入了战斗。母亲和锡明在家做军鞋支援前线,有时还参加洗衣队上前线慰问。在那硝烟滚滚的峥嵘岁月里,锡明只能在深更半夜偶尔与丈夫团聚。



  朱锡明与许世友共生了3个男孩,乳名都叫“黑伢”,前两个都夭折了。生下第三个男孩,许世友仅见了一面,便率部撤离鄂豫皖根据地,转入遥远的战场,此后,音讯杳无。



  孩子长到3岁了,始终等不来许世友的身影。许母也不知道儿子是否还活在世上。花落了又开,草枯了又荣,果敢的许母终于咬了咬牙,自作主张为儿媳找了一位老实的庄稼人夏昌文。经人左劝右劝,朱锡明顺从了许母,留下黑伢跟奶奶苦度时日。



  朱锡明改嫁后,没有再生孩子,有事没事常回到许母身边,与许母聊聊天,帮着做些家务。



  十几个春夏秋冬过去,黑伢长成了十几岁的小伙子。许母的头发全白了,她再也不盼儿子了,权当他死了。可就在这时,全国解放了,许世友的名字登在报纸上,他当了大官,是山东军区司令员。



  朱锡明得知许世友还活着,既高兴,又惆怅。高兴的是,自己深深思念的亲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惆怅的是自己已另有所属。而许世友在此之前也误听传言,以为锡明已死,也重新组成了家庭。



  原来,许世友出征不久,就听到传言,由于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反动武装疯狂报复,对苏区进行灭绝人性的烧杀抢掠,母亲和小妹离家逃难,生死不明,妻子和儿子不幸身亡。兵荒马乱的年头,许世友重任在肩,也无法去核实传闻真假。其实,朱锡明并没有遇难,而是带着孩子同许母、许世友的妹妹一道,背井离乡,四处流浪。这段时间里,为了照顾染病的许母,拉扯年幼的小妹和孩子,朱锡明每晚都去乱坟场,扒死人的衣服回来做成鞋子和袜底卖,然后换点粮食,这才保住了一家人的性命。



  刚解放时,许世友接母亲到济南居住,母子二人在一起时,母亲常常向儿子讲起儿媳锡明如何好、如何孝顺,许世友听了,常常感叹不已。



  长征途中,许世友所在的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以后,红一方面军中的众多革命伴侣并肩战斗的情景,对红四方面军干部影响很大,于是,红四方面军总部作出决定,军级以上干部可以寻找革命伴侣成家。而早已战功赫赫的许世友当然身在此列。



  长征结束,许世友到达延安不久,对投奔延安的四川达县热血女青年雷明珍产生了好感。经人撮合,两人很快在延安举行了婚礼。雷明珍平日里好学上进,工作上大胆泼辣,对许世友体贴入微。许世友调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后,奉命征收了大批牛羊供部队食用。细心的雷明珍将羊毛收集起来,抓住点滴时间搓成毛线,为许世友织了平生第一件毛衣。



  为了培养和造就更多的红色种子,许世友等一大批优秀的红军指挥员进入红军大学(1937年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学习,雷明珍被中央组织部分到延安县负责妇女工作。



  1937年3月的一天,传来了西路军失败的消息。西路军的失败,当时被认为是张国焘分裂主义的一大罪行。“批张”斗争扩大化,许世友和红四方面军的十余名高级将领被关。



  这是许世友一生中第三次被囚禁,这一次,则是以“组织反革命集团”罪被关。这一次,也是他一生中失去自由时间最长的一次。审讯结束,已是晚上10点多了,许世友回到囚室,正遇上来给他送行李的同班同学小张。



  “我要走了,有事要我帮忙吗?”小张临离开囚室,问许世友。



  “请给我老婆带个口信,叫她来一趟。”许世友停了停,又对小张说道,早春天气冷,让雷明珍来时顺便将那件毛衣带来。



  当时许世友觉得自己闯了大祸,对谁都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楚了”,因此把一切看得很灰暗。落难之中,许世友更加思念自己的妻子。除了儿女之情,许世友更主要的是要向她陈述事实真相,寻求理解和安慰,并为不能陪她白头到老而当面道歉。



  但半个月过去了,许世友还没有如愿见到爱妻。直到有一天,小张递给他一封信和一个包裹,并告知他:“雷明珍已升任延安县妇女部长。”



  许世友以为雷明珍工作太忙,一时来不了,便托人捎信来安慰他。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信上写着:“许世友我恨你!我决不爱一个反革命分子!为保革命的纯洁性,咱俩的事情一刀两断,我坚决要求离婚!请你签字。”打开包裹,再看那件曾给他带来无限幸福和温暖的毛衣,已是一包碎片。许世友如五雷轰顶。



  “批张”扩大化被纠正后,许世友幸免于难,并重新带兵打仗。雷明珍对自己一时的冲动追悔莫及,多次向许世友认错并希望复婚,可许世友就是不肯原谅她。许世友随朱德总司令上太行山时,雷明珍也主动要求去抗日前线,一起到了太行山。陈赓、陈锡联曾将许世友与雷明珍反锁在一间屋里,希望他俩好好谈谈,沟通理解,可许世友破门而出,扬长而去。后来,许世友去了山东,并在那里续写了第三次姻缘。







许世友与田普合影



  1941年春,许世友率领清河军区独立团挺进胶东。这是他第一次踏上胶东这片土地。在山东,许世友整整战斗生活了16年,他的第三次婚姻也是平生的最后一次婚姻,就是从这块英雄的土地上开始的。



  许世友整天带兵打仗,生活却因无人照料越来越随便。后勤部长高大山私下里为他在根据地的工厂里物色了几位品貌皆优的姑娘。



  高大山对许世友说了这事,许世友既不点头也不摇头,骑上马跟着高大山就走。其实,许世友心底里是很感激这位部下的。



  第一个目标是根据地的皮革厂。进门以后,许世友顺着高大山的手势看去,只见一位俊俏的姑娘正在那里干活,显得十分专注和认真。许世友对高大山说:“就是她吧!”许世友“一见钟情”,说完策马而去。将军果断的个性,从这次相亲可窥一斑。



  这位胶东姑娘名叫田明兰,后来改名为田普,家境贫寒。1943年春天,许世友和田明兰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许世友和田明兰新婚燕尔没几天,就因军务繁忙而匆匆分手。许世友上前方打仗之前,精心安排了新婚妻子的工作。他让警卫员备马将田明兰送到了胶东党校,并亲笔给当时的校长聂凤智写了一封短信:“田明兰同志目前随你校行动,请安排她的学习和工作。”聂凤智对老首长许世友十分尊重,当然对他的夫人也关怀备至。不久,组织上正式给田明兰安排了工作,担任许世友的生活秘书。从此,大家都改口叫田明兰为“田秘书”,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是许司令夫人。



  田明兰与许世友婚后相伴四十余年,生有6个子女。许世友生前曾感叹地说:“田明兰是我一生的忠实伴侣。”并声言来世还要做伴侣。 



许世友和家人合影,后排中间为长子许光





(来源:人民文摘)



往期精彩:



毛泽东为何不同意将毛岸英的遗体运回国内安葬?



香港回归解放军面对英军: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



香港回归前,509名解放军何以荷枪实弹提前入港?



总理周恩来如何在逝世后又一次挽救了党?



抗战被八路军打败的日军 战后为何送来“感谢信”?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湖南白癜风的危害